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情迷月光 > 第26章 何必又当又立呢?

第26章 何必又当又立呢?(1 / 2)

宋欣然没说话只继续低头吃着手里的臭豆腐。

沈靳南瞧着她这样也觉得这话问的不合时宜,他道,“你可以不用回答。”

“没什么不能回答的。”宋欣然缓缓地抬起头来,顿了顿道,“跳楼。”

她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平静,面上也丝毫没有波澜,就如同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。

沈靳南眸中一瞬间的怔愣,却是很快就掩去了。

“抱歉。”

他居然说了抱歉,宋欣然惊讶了一瞬,随即笑道,

“怎么?同情我?”

沈靳南没说话。

宋欣然却是嗤道,“不要随随便便去同情一个女人,说不定你会被骗的很惨。”

她说着很是随意地转身看向他,视线落在他手上的那碗未曾动过的臭豆腐上,倒是难得,竟然没有丢掉。

“好了,我吃完了。”

言下之意是:你呢?

沈靳南却是扫了一眼手上那碗臭烘烘的东西,让他吃下是不可能的,他宁愿饿着,但在宋欣然如此殷切的注视下。

他竟鬼使神差地夹了一块缓缓送入口中,结果石化了。

宋欣然被他那副吐出不是吞下也不是的模样给逗笑了。

“行了,吃不下就不要勉强吃了,我记得前面有家还不错的餐厅,走吧,舍命陪君子。”

真要她请客请的这么寒酸,也说不过去。

何况她现在已经不生气了。

饱餐后,两人才一起出了餐厅。

等走到街道口的时候,宋欣然朝着他道,“好了,该请的客我也请了,就各走各的吧。”

她说着刚要转身,就被沈靳南叫住了。

“你不是有事找我。”

宋欣然怔了怔,才想起那件是来。

没错,之前,她是想要找沈靳南问清楚的,问问他为什么要给宋氏注资。

但冷静下来她又想清楚了。

她和沈靳南只是合约婚姻,合约上并没有注明沈靳南不能给宋氏注资。

再者是她不懂商业,不懂沈靳南这样的行为是否是出于商业上的考量。

所以,无论从哪个角度她都没有资格。

于是,她道,“现在不用了。”

说着,她朝着他挥了挥手,转身潇洒地走了。

沈靳南却是盯着她离开的身影,半晌才回过神来,随即拿起电话。

“去查查宋欣然的母亲是怎么死的。”

……

宋欣然跟沈靳南分开后,就一个人去了墓园,比起每年宋青山在家里大张旗鼓的祭奠,宋欣然更喜欢这样安静地陪着母亲。

她觉得热闹不过是留给活着的人的,而对于已逝的人来说,心灵上的缅怀才是最可贵的。

可惜不是所有人都懂得。

她带来了母亲生前最喜欢的白蔷薇,她曾经了解过这种花的话语,纯洁永恒的爱。

虽然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会喜欢这种花,但她知道一定有与她灵魂最契合的地方。

可惜,却随着二十年前那纵身的一跃而香消玉损了。

宋欣然缓缓地将花放下,随之又拿出准备好的清洁布,在墓碑上,一点一点地擦拭着。

或许也只有她记得她生前很爱干净吧。

她正擦拭的时候电话响了,是父亲宋青山打来的。

宋欣然顿了顿,接起。